• 爱奇艺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播放75亿 现剧阵效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如果可以,潍坊诸城47岁的王学贞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来换取孩子的未来。2012年10月,她正在读高中的儿子郑玉甲被查出肾病综合征,生活本来就不顺的母子俩陷入了更加艰辛的境地。在今年3月份,噩耗又降临到这个家庭,孩子的病情进一步恶化,郑玉甲被查出尿毒症。为救孩子,王学贞愿意跟孩子换肾。不过,要想做换肾手术须经过家属的同意,根据王学贞的说法,近几年,郑玉甲的继父杳无音讯,现在她想要通过起诉的方式离婚,她说,“这样就不需要他签字同意了”。两段婚姻都不幸福,跟儿子相依为命12日,济南芙蓉街南门,王学贞孤独地站在路边。她个头不高,头发白了很多。她身旁立着一块牌子,上面写了她孩子患病需要求助的情况,引得不少过路人驻足观望。在跟记者交流时,王学贞说着说着,情绪有些失控。特别是回忆起儿子郑玉甲这些年遭遇的苦难,她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,数度大哭起来。她说,儿子郑玉甲小时候在农村度过,从小就很聪明,好动手捣鼓些小发明,在学校里学习成绩一直很好。每到快考试的时候,王学贞都能听到孩子从学校快活地唱着小歌归来。“当个当,当个当,明天考试我不紧张。”有这么个招人喜欢的孩子,王学贞欣慰不少。其实,自从她结婚后,生活一直不太顺心。根据王学贞的说法,她的第一段婚姻并不幸福,在1999年就离了婚,那时儿子才两岁多点,母子俩相依为命。2003年,她跟现在的丈夫重组家庭。不过,婚后两人也是聚少离多,基本处于各过各的状态。王学贞的妹夫张宝华告诉记者,“我跟这个姐夫关系这么近,按理说应该常走动,可我总共也就见过他两次面。”郑玉甲高中的班主任也称,每次开家长会都是孩子母亲来,从没见过他父亲。王学贞说,为了干农活,她甚至不得不自己学开拖拉机。儿子高二患病后,不再喜欢与人交往2012年暑假,在诸城繁华中学高中部就读的郑玉甲放假回家后,母亲发现他身体上有些异样。王学贞心里纳闷,“俺孩子在学校没吃到好吃的,但是脸、脖子和腿都胖了一圈,眼睛看起来也很肿。”开学没多久,郑玉甲的身体开始发肿、软绵无力,精神状态很差。在王学贞的坚持下,母子俩来到诸城市人民医院做了检查。主治医师吕纪明告诉记者,郑玉甲当时就被诊断出肾病综合征,维持不好,病情会恶化为尿毒症。刚开始他们母子俩都不相信,觉得是误诊。可后来,他们去淄博又检查了一遍,结果还是一样。王学贞说,儿子得病后,整个人性格都变了。他经常会因身体不好需要回家疗养,常常一个人在家里闷着。时间久了,郑玉甲开始不喜欢与人交往,也不再喜欢跟人说话。山东中医药大学的大三学生张炜当年是郑玉甲的同班同学,俩人前后桌。她告诉记者,当年,她只知道郑玉甲得病了,但是具体得了什么病,她并不知道。“我们都还以为他过一段时间就能回来上学。”张炜说,可后来,除了一次简单的见面外,她几乎没了这位同学的音讯。“那次,他说他想考大学,我还说我可以把资料都借给他。后来,他不怎么在同学群里说话,聚会也没参加过,慢慢就失去联系了。”张炜说,直到最近在手机APP上看到郑玉甲筹钱的事,才知道他得了尿毒症。除了孤独,就是吃不完的药自打得病后,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就一直折磨着郑玉甲。每次做血液透析,他身上都要插上手指粗的管子,手脚都得绑在床上,有时候他会疼得连说话的劲都没有。现在,二十岁出头的郑玉甲,没法像平常人一样饮食作息,他不敢一个人出门去外面,害怕病情会突然恶化。郑玉甲的饮食也是个大问题,身体差的时候,不管吃什么,他过一会儿都会全吐出来。而在平时,太多的忌口也让这个年轻男孩痛苦不堪。母亲王学贞说,包括扁豆、茄子、西红柿、韭菜、蛋黄、辣椒、鸭肉、牛羊肉等食物在内,儿子对于含钾的食物一点都不敢吃。郑玉甲介绍说,他平常只能吃清淡的食物,“曾经一连两年只吃猪肉和青菜,不能放盐,酱油只能用一点,很痛苦。”郑玉甲说,自从得病后,他的生活中除了孤独和单调,就是吃不完的中西药。王学贞的妹夫张宝华说,他自从认识王学贞母子俩的时候就开始帮忙,而郑玉甲的继父则几乎没管过他们母子俩,他后来外出打工,几年都杳无音讯。“我觉得我尽到的义务,都比他这个父亲多。”可生活总还是要继续。2012年起,母子俩踏上求医之路。张宝华告诉记者,母子俩北京、南京、贵州、湖南的各大医院都曾去过。王学贞还多次到临沂平邑县找过偏方,只要有能治好的一丝希望,她都愿意去试一试。性格刚强的她无奈上街“要饭”几年来的费用远非王学贞能够承担。为了多挣钱,她还在冷库里干过活,那时,零下三十多度的工作环境让她留下了病根。后来,她转做绣花,收入也不多。前任和现任丈夫都多年没有联系了,她也不愿跟他们借钱。不过,好在她还有几个姊妹可以依靠。张宝华告诉记者,他现在在淄博开出租车,累死累活一个月也就收入七八千元。现在家里孩子读高中,暂时不花钱,家里存的钱都给郑玉甲看病了,“几年下来快有二十万了,有什么办法呢?”不过,张宝华说,现在孩子越来越大了,也快到了用钱的时候,除非万不得已,他很难再借钱给王学贞母子了。因照顾孩子经常需要请假,王学贞的工作总干不长。可现在眼看孩子的病情越来越重,钱从哪里来呢?性格刚强的王学贞,自尊心在这一刻被彻底突破了。今年5月份,她做了块牌子,开始在诸城大街小巷“要饭”。提及此事,儿子郑玉甲大哭了起来,他了解母亲若非迫不得已绝不会这样,这件事让他无比心酸。在外“要饭”的日子,最难解决的就是住宿。王学贞只能四处寻找银行、快餐店等能够24小时营业的场所,在地上打个地铺随便凑合一下,有时候,实在没地方去,就只能睡在大街上。不过,这些事她都不敢告诉儿子,只是骗儿子说,自己在外边的旅馆住得很好,让他放心。“她从来都不告诉我遇到什么困难了,我问她她也不说。”儿子郑玉甲说道。为了孩子手术,她想要起诉离婚今年3月份,郑玉甲的病情恶化为尿毒症。得知这一消息后,王学贞一度到了崩溃的边缘。但即使这样,她也只能在孩子睡去之后,自己一个人偷偷掉眼泪。在最无助的时候,她甚至用仅剩的一些钱买了一瓶安眠药,打算就此离开这个世界。可转念想到患病的儿子,她还是放心不下。“我走了他怎么办呢?他还这么年轻,都没有恋爱过,他还有那么多事情都没尝试过。”王学贞说,好在现在儿子也对生命重新燃起希望,现在一切皆有可能。目前,医生建议,最好能给孩子换肾,手术成功的话,郑玉甲将开启新的生命之窗。王学贞说,知道这个消息后,她当即表示愿意尝试给孩子换肾。如果匹配不成功,她也想捐肾给好心人,换些钱给孩子治病。“不过,医院说换肾必须得要家属(孩子继父)的签字,否则,这一切都没法实施。”王学贞说,这些年她跟孩子继父没什么联系,为了孩子,她想要起诉离婚,“这样也不用他签字了。”王学贞说,她这次来济南,就是奔着这个目的来的。她想找到孩子的继父后,通过打官司离婚,顺便给孩子讨些钱治病。王学贞介绍,这些年有不少好心人帮助了她,让她相信生活总会有转机。(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时培磊) window._bd_share_config={"common":{"bdSnsKey":{},"bdText":"","bdMini":"2","bdMiniList":false,"bdPic":"","bdStyle":"0","bdSize":"16"},"share":{},"image":{"viewList":["qzone","tsina","tqq","renren","weixin","isohu"],"viewText":"分享到:","viewSize":"16"},"selectShare":{"bdContainerClass":null,"bdSelectMiniList":["qzone","tsina","tqq","renren","weixin","isohu"]}};with(document)0[(getElementsByTagName('head')[0]||body).appendChild(createElement('script')).src='http://bdimg.share.baidu.com/static/api/js/share.js?v=89860593.js?cdnversion='+~(-newDate()/36e5)]; 《母亲为救尿毒症儿子愿意卖掉身体所有器官》由河南新闻网-豫都网提供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news.yuduxx.com/shwx/611928.html,谢谢合作! varmediav_ad_pub='mKT2ZB_1366943'; varmediav_ad_width='630'; varmediav_ad_height='200';

    上一篇:读书的乐趣

    下一篇:穗港共建标准化家庭综合服务中心 3年打造广州品